澳洲莫道克大学可再生能源工程专业

众所周知,我们现在所使用的资源仍以煤,石油和天然气为主,特别是中国,煤炭仍然占主导地位。而这样,问题也就来了,能源资源枯竭、环境污染严重,这都是煤所造成的污染,可再生能源的开发迫在眉睫,相信到了后期,这个能源开发也会成为抢手专业,各位也可以关注一下,小编今天为各位介绍的是澳洲莫道克大学可再生能源工程专业。

 

在中国,85%的煤炭是通过直接燃烧使用的,主要包括火力发电、工业锅(窑)炉、民 用取暖和家庭炉灶等。高耗低效燃烧煤炭向空气中排放出大量SO2、CO2和烟尘,造成中国以煤烟型为主的大气污染,也是造成中国目前大范围长时间,人人闻之色变的“雾霾”的罪魁祸首。

因此,为了我们自己,为了我们的下一代,不仅中国,全世界都必须寻找一些既能保证有长期足够的供应量又不会造成环境污染的能源,也就是可再生能源。

可再生能源是指在自然界中可以不断再生、永续利用、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源,它对环境无害或危害极小,而且资源分布广泛,适宜就地开发利用,包括风能、水能、海洋能、潮汐能、太阳能和生物质能等等。

可再生能源产业的前景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2016年3月24日发布报告称,2015年全球对可再生能源的投资总额达2860亿美元,创历史新高,且发展中国家可再生能源投资额首次超过发达国家。

随着各类资本和各大公司的介入,可再生能源已经成为当今最炙手可热的新概念课题。

早在2013年,谷歌就以Google X的名义收购了空中风力涡轮发电设备公司Makani Power,当时在高空风能发电领域引发了小小的骚动。

丰田公司2014年12月15日于日本正式上市的氢燃料电池车Mirai(译为未来)的燃料电池是2.3万美元。

2015年,特斯拉正式发布特斯拉能源(tesla energy),将为家庭、商业和公共事业提供一整套电池方案,以逐步培养一个清洁能源的生态系统,帮助世界逐渐脱离化石燃料。

2015年底,GE收购阿尔斯通,成立独立的可再生能源集团,风、光、水电齐发力。

2015年11月30日,盖茨和阿里巴巴联合创始人马云等数十位企业领袖共同宣布成立“突破能源联盟(BEC)”

莫道克大学可再生能源工程专业

·自1975年成立至今,我们的大学一直处在能源教学与研究的前沿。

·我校可再生能源硕士课程始于1992年,是澳大利亚最悠久的能源方面的高等教育课程。

·硕士学生可专注于不同领域,如可再生能源系统、可再生能源政策和经济、以及能源效能。

·工程与信息技术学院的新一代学术人员中拥有在能源储存、有机太阳能、生物量技术等新领域的专家。

·我们提供可再生能源的本科学位——西澳大利亚仅有的此类学位,毕业生可直升硕士学位。

一流的设施

·可再生能源户外试验区,用于研究和开发太阳能光伏发电技术、太阳能热能、风力涡轮机、混合动力系统和微型电网。

·可再生能源工程实验室,配备有用于设计和分析可再生能源系统的资源监控设备和工业标准软件。

·工程和能源实验室,配备有蓄电池室、环境室、光伏阵列模拟室、功率转换器测试室、柴油发电机房和电动汽车充电站

·光电模块研究实验室,包括一流的太阳能模拟器和故障诊断设备。

·屋顶光伏阵列。

·用于研究光伏、电池、电容器和燃料电池的材料表征实验室

·生物量转换实验室

职业前景

我们的毕业生受到全球政府机构和企业的高度认可。他们有些在联合国,红十字会,西部电力,GHD,AECOM和URS(等等)工作,有些成立了自己的能源企业。我们的校友研究的领域涉及可再生能源系统设计和项目管理、能源政策、温室气体核算和能源管理。

能源类毕业生起薪点极高,约为6-7w澳元,在澳洲能源类的职位平均薪资更是可达11w-13w一年!

这是一个可持续发展的专业——by 能源系系主任

课程设置

本科: 四年制可再生能源工程学士,获EA认证。

硕士: 一年制可再生能源硕士,或者一年研究生文凭+一年制硕士。

小贴士:

如果是中国相关专业本科毕业的学生(如能源类,物理类),即使没有工作经验,也可以直接申请一年制能源学研究生文凭+一年制可再生能源硕士打包课程 (Graduate Diploma in Energy Studies + Master of Renewable Energy)

校友说:

Tim Sezer,可再生能源与电力工程本科在读

在莫道克大学学习工程让我感到自己正参与推动下一轮巨变——让一切变得更美好。毕业后,我很乐意成为推动可再生新兴技术的一员。

Vikram Kenjle,澳大利亚工业集团能源与环境高级顾问

作为一名国际学生,我选择在美国、澳大利亚和欧洲的大学来完成在再生能源技术方面的研究生课程。 莫道克大学不仅提供完备的课程,还拥有一流的校园和服务,更别提所在城市珀斯的美丽了。我获得了莫道克大学可再生能源硕士学位,这在我的专业发展中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使我能在许多领域内工作,包括气候变化政策分析、为澳大利亚各级政府和企业提供建议。”

相关文章